他长大后去坐牢了,没有逆袭

发表时间:2024-05-17 11:31
01
图片

有个热帖,讲的大概是一个女教师去乡下支教,看到有的男学生像侠客。

比如,考试前一天去沙漠骑摩托,考完试后就游荡去拉萨,见了人就跟人家喝大酒.......最后,博主得出的结论(大意)是: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。
滑动看大长图

图片


我没敢转(甚至都没敢露出博主的名字,怕引战)......但作为一个从农村里硬爬出来的人,我想谈点我的看法。

这样的男生,在我成长之路上,我见过太多了,有比我大几届的、和我同届的,还有比我小的。

学生时代,他们读不进去书,蔑视权威、离经叛道,惊起(
女生)尖叫无数,一副“爱谁谁”的样子,看起来很酷。

但是,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,我说的是“绝大多数”(
当然有极少数幡然悔悟的)最后却走向了一条自我放逐和毁灭的路。

而且,对周围人杀伤力巨大。

我亲舅舅,上学时玩吉他、追小虎队,经常逃课去徒步,从来不把世俗的功利性标准放在眼里.....

后来呢?他因为抢劫又遇上严打,入狱四年半,出狱后娶了我舅妈,然后,他发现自己承担不了生活的重量,开始酗酒、赌博,开启了打老婆、打小孩、打父母的家暴之路,后来众叛亲离、45岁暴尸街头。

我同学的哥哥,曾经是我们小学里最靓的仔,跳霹雳舞、芭蕾舞一绝。

别的男孩子为穿紧身芭蕾裤而羞涩,怕私处鼓鼓囊囊的引人笑话,他完全不放在眼里。

上小学,他就抽烟,就敢追求刚毕业来学校教美术的女老师,一时被奉为传奇。

后来呢?他没考上初中,后来出去打工。有点钱就拿去看世界,我们还不知道火车长啥样的时候,他已经去过北京、上海。

再之后,因为文化程度低,只能做建筑工人,回家娶了个老婆,又成为了赌鬼和家暴狂,还是好吃懒做那种——田地里的活儿,都是老婆干,还把老婆卖农产品换来的孩子的学费钱,全部赌光。

我表弟,上学时候看起来也跟故事中的那个男同学一样。

那时候,他长得帅,又爱干净、会打扮(
实际上花的都是农民父母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),打篮球、玩游戏机都很遛,吸引一批女孩子的注意。

上学时候,他经常逃课,高考后落榜,填志愿时第一志愿填的就是清华。

他很能喝,靠喝酒交到一帮同样爱喝酒的朋友,说要跟这帮人合伙做生意,搞(
实际上是骗)了一些钱出去考察,最远去到了乌兰巴托,回来说自己是全村第一个出国的人。

回国后,生意没搞起来,钱却花光了。这中间,当然也没少见义勇为。比如,曾经救起一个落水儿童,接受那户人家的顶礼膜拜。

后来呢?他娶了个很能干但出生于孤儿家庭的老婆。婚后几年开始不做事,就是我之前说的“低端的活儿看不起,高端的活儿干不了”。

现在,父母六十几了还靠打工那点微薄的收入养着他,他老婆因为忍受不了这个长期好吃懒做的丈夫闹离婚、他女儿因为从小没得到过太多父亲的关爱,对他怨念颇深。

这类坏男生,我真是见太多了。

到了中年,他们大多好手好脚,但宁肯在家里啃父母、啃老婆,就是不肯出去工作,“本事小但在家里脾气大”。

到了中年,还活得像个人的,很少。

我想了想,如果哪天我真的活不下去了,但我身体健康的话,我还是能俯得下身子去做“吉祥三保”(保安、保洁、保姆),并且奋力成为“三保”中的佼佼者。

他们之所以不愿意去干这些工作,说是怕周围人的眼光,怕被哥们儿看不起。

如果这种说辞为真,那我觉得这还是智商问题。

你那么在乎八竿子打不着的周围人、哥们儿的眼光,就不在乎能养活整个家庭的你老婆的眼光?活在这个世界上,你到底应该讨好谁、在乎谁的感受,你还不明白?

好吃懒做的人,不说人品了,绝大多数智商就不过关。年轻时候不好好学习,出到社会上没有猛练一门技艺,又不肯承担家庭责任,也是智商不过关。

我还见过这样一个“坏男生”:上初中时,他从来不好好学习,拿父母给的饭钱去打游戏。

考试时遇到不会做的题目,直接在试卷上画红叉叉。他的父母也是那种只要听他说“去同学家里了”,就不再过问他是否回家过夜的父母。

那个初中的校长从来没有教过我,但听闻我学习成绩不错,帮过我一些(
比如,帮我跟红十字会申请家庭困难补助)。

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负责任、把学校当家的校长。学校里申请到一点经费,他恨不能把它全部花在学生头上。

他经常拿自己的工资出来,去资助学校里的贫困学生。

他也努力地拉拔差生,希望他们哪天能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,然后,把心收到学习上来(当然了,做他老婆会有点惨,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)。

在好学生和好家长中间,他非常受爱戴,但是,他不到五十岁就因为脑溢血去世了。

他去世前几个小时,去了学校搞晚自习巡查,发现有几个男生不在座位上,这其中就包括那个“坏男生”。一问,说是他们几个跑去湖边游泳了(
我家门前那片湖,我po过照片的)。

校长听闻,急得跳脚,他担心这几个男生的安全——毕竟,那时候湖边黑灯瞎火的(
没路灯),而且他不知道这几个男生到底会不会游泳。

然后,大半夜的,他一个人打着电筒、骑上摩托车去湖边找他们....可是,找了几个小时,湖边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回到学校,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后来,他问周边小卖部的人才得知(
那会儿学校也没有安装监控),那几个学生原本是要去湖边游泳,但后来看到学校外面的游戏厅,就临时改了主意,打游戏去了。

他跑到游戏厅,把这几个男生都揪了出来,送回宿舍。自己回到家,都已经是十二点了。

回到家里,他觉得有点累,就打了一盆水泡脚。这一泡,他就歪倒在床上,再也没醒过来。家人把他送去医院,但人已经救不回来了。

他去世的消息传开,全校师生和家长心痛不已,去他们家吊唁的人络绎不绝。他下葬那天(
那时候还没推广火化),他们家收到的花圈,从他家门口一直摆到了大街上。

很多农民自己家里没多少钱,但还是凑出钱来买花圈,表达对他去世的哀痛。

有的人比较嘴碎,就跟那个“坏男生”说:要不是因为你们,他可能也不会死。

当然了,从科学的角度来说,“校长找了他们大半夜”跟“校长突发脑溢血去世”之间,并没有很强的因果联系,那个人这么说话是不对的。

但是,令人气愤的,是那个“坏男生”的反应。

其他几个和他一起出去打游戏的男生,都因为校长去世而感到有点内疚(
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),唯独他,理直气壮地怼了回去:“是他自己愿意去找的!我逼他了吗?他活该!”

这话一出,就真的惹众怒了。

他们班的同学也开始孤立他,他后来干脆退学了——反正实在读不进去书。

校长已经作古很多年后,我打听了下他的近况:因参与黑社会犯罪,在扫黑除恶斗争中被抓。

那帮跟他一起去打游戏的男孩中,也有一个比较成器的。

受校长的感化,他改邪归正、努力学习,最后考上了中专。毕业后,好歹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、娶了老婆养了娃,努力养活了一个家。



02
图片

我觉得有些女教师之所以会讴歌男学生那种“侠客”精神,是因为她并没有长长久久地呆在农村,没有看到这些故事的后续。

她只是厌恶城市里人人都在追求“豪宅豪车好收入”的功利性竞争,进而想象出来了一副关于农村侠客的浪漫图景,并将自己对生活的某种向往投射到了他们身上。

可是,这种想象是不符合现实的。

我就问一个简单的问题:这些“侠客”走天涯的背后,钱从何来?是谁在为他们的“侠客行”买单?他们的任性背后,又有多少父母、妻子、儿女的血泪?

这些所谓的“侠客”,搞不好就是社会最大的不稳定因素,轻则祸害家庭,重则为害社会。

我们都恨透了内卷的人生,恨透了人与人之间为财产的多寡比拼个没完没了,恨透了这个世界关于“见世面”的衡量标准很单一,但是,男学生的这种任性真不值得美化和讴歌。

衡量你对另外一种生活是否向往的唯一标准是:让你们身份互换,你是否愿意?

你在城市里生活,拿着白领的工资,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然后你去问一个生活在贫困地区的农民:你愿意和我互换人生么?

人家(
尤其是农村女性)会举双手双脚同意,而你就未必了。

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从出生就能感知到生活的质量。

所不同的是,有人尝试着背负起这份重量,并且,在成长过程中,一点点将其变轻。

比如,一早就知道自己能获得这份求学机会非常不容易,抓住一切机会努力学习、成长,继而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(或者,至少承担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责任)。

有的人则选择逃避这种重量,然后,把TA该承担的那一份,撂挑子给别人。

比如,年轻时候不学习、不赚钱、不攒钱,天天想着要出去“见世面”,视世俗标准(比如,搞钱)为粪土,老了让身边所有人为他的任性买单。

我是无论如何都没法跟后者共情的。

我的成长经历,也决定了我始终没法为包裹在文艺外壳下的、这样的叙事感到浪漫。

安分守己的人生,很值得鄙视吗?

离经叛道的人生,又那么值得神往吗?


为啥在这种事情上,还要生出一条鄙视链?

世界是由离经叛道的人“引领”的,但却是由安分守己的大多数“创造”的。

离经叛道的人,一类对社会有极强建设力,另一类有极强的破坏力。


比尔盖茨退学、创造了微软;韩寒退学,靠写作突出重围。

但是,这些人都是凤毛麟角。

绝大多数中途退学的人,最后都混成了“街溜子”,只能靠嫖娼、赌博、吸毒、家暴、啃老等低级发泄,解决内心的冲突。

该上学时好好读书,该工作时好好工作,结婚后好好对待伴侣和子女……安于自己的本分,约束自己、守住自己,有什么不对?!

聪明人、能逆袭的人在人群中占的比例很小,这是常识。

社会稳定,靠的就是安分守己的人,靠的就是每一个肯对自我和家庭负责的人。
对普通人来说,选择一条主流的生活方式,就是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。
不接受反驳。

图文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